芝士柠檬

NumberW:

我们穿过柯士甸道的闹市鱼蛋档,跨越一百二十年的世界阶梯,与百德新街的爱侣擦肩,寻闻名隐市的日式拉面,日落前奔赴海边看潮涨潮退。大片的火烧云映得你目光温暖。海风把你发梢熏得弯弯。这个夏天,我想与你一起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下一个明天,我依旧,像对你一样满怀热忱。

eMutoo-FAKETO:

卖啥萌啊卖,你学会玩淡淡的忧伤啦?非要先揍你一顿你才肯老老实实的拍是吧?

11:

Danyse & Julius Edel (5 pics)

结婚63年的老夫妇,Savannah本地人。生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。


Danyse: 我们很年轻的时候就遇见彼此了。

Julius: 我们在你出生之前就认识了。那时候她16岁,我18岁。她还在上高中,我已经上大学了。

Danyse: 我们是在跳舞的时候认识的。我父母让我多去见见犹太男孩,所以我就和我姐妹一起去了他所在的大学参加舞会。当时我姐妹的舞伴是他,我的舞伴是他最好的朋友。舞会结束后我跟我姐妹说,下次我要跟他一起跳。

(我: 还记得他向你求婚的时候吗?是不是很浪漫?)

Danyse: (对Julius)来,你告诉她。(然后Julius不好意思地笑)还是我来说吧。他突然跟我说,“祝贺你!”搞得我莫名其妙。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要“祝贺”什么…他非常的腼腆,但这就是他表达的方式。结婚的时候,他23岁,我21岁。

Julius: 我们以前曾一起去过中国,就在天X门事件发生的前两个月。在那之前,我们还一起经历过朝鲜战争,越南战争……

Danyse: 那也是对我来说最艰难的时候。因为他去海外参加战争了,我每天都提心吊胆,担心得要死。但还好,他现在就在这儿。我们不怎么吵架,但是有时候会有分歧。我们会倾听对方的想法,并且去理解。我们都知道对方要表达什么意思,所以不会因为分歧而吵架。他是个很诚实的人,我也是。而且我们还在一起工作,谁也离不开谁,我觉得这就是“伴侣”二字的意义。


他们是非常和蔼可亲的一对老人。聊天过程中他俩问我的问题比我问他们的还要多,然后发现我们住得很近。Danyse说下次带我去Sav旁的海边,让我有时间去探望他们。中途有他们熟人的女儿路过,老两口热情地招呼我们彼此认识并互留联系方式。最后路过了一个喝醉酒的人,骑着车到夫妇二人面前高歌一首…场景顿时变得尴尬又滑稽。

(Danyse在聊天时问我,为什么要拍摄这个主题。我说,大多数人并不想去了解陌生人的生活,也并不关心别人身上发生过什么事,我觉得每个人的经历都造就了他们的“独一无二”,别人不在乎,我在乎,我想去了解这些故事,而我采访的所有人都是如你们一样的普通人,很可爱的人。)